Andrew Zhao
“烟斗狙神”:谢苗·丹尼洛维奇·诺莫科诺夫的故事
Pipe God of War: The Story of Semyon Danilovich Nomokonov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无数的英雄展现了杰出的行为来抵御法西斯的力量,其中有许多人还是斗客。但很少有人的故事比得上苏联狙击手谢苗·丹尼洛维奇·诺莫科诺夫,他震慑了无数纳粹,赢得了自己战友的尊重。诺莫科诺夫也因为自己对烟斗的热爱而出名,他心爱的石楠木烟斗据说从未离手,当然,除了当他手持莫辛·纳甘步枪的时候。

       诺莫科诺夫出生于1900年,他属于埃文克人,也就是西伯利亚原住民。他的少年时光平淡无奇。他成年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的时候。接下来便是20世纪早期的苏俄内战和红白对决。在北方针叶林长大的他,小时候便学会了狩猎,7岁就会使用步枪,那时候他已经在自己的社区中因为捕猎紫貂和麋鹿而出名。长大一些后,他当了一名木匠,同时卖自己打猎的动物皮毛来赚取额外收入。

参加战争

Pipe God of War: The Story of Semyon Danilovich Nomokonov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诺莫科诺夫已经41岁,但他依然加入了苏联红军,离开了“新生活黎明”联合农场,前往列宁格勒附近的瓦尔代前线。但他并没有一开始就当狙击手,考虑到他的年纪和木匠技能,他最开始被安排驻扎在一个军用医院为受伤的士兵制作拐杖,在那个时候,伤兵尤其多。

       在冷战阴影之下,我们很容易忘记苏联在对抗希特勒的战争中付出了怎样巨大的牺牲。据官方统计,二战期间在前苏联国家的卫国战斗中,大约有2700万人牺牲,这其中还包括平民,这是当时整个苏联人口的三分之一,也是同盟国中最大的伤亡数量。正是在这种屠杀中,诺莫科诺夫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在一次交火中,他正准备疏散一位受伤的战友,就在此时,他发现一名纳粹士兵瞄准了他。报告说他本能地拿起了战友的步枪用令人难以置信的准确度击杀了敌人,然后将战友带到了医院进行治疗。当他的上级听说了这件事之后,他被立刻调到了狙击小队。

       诺莫科诺夫的神来一枪并非侥幸。在斯大林格勒和列宁格勒战役之后,苏联向西推进的过程中,这位中年狙击手拥有360次成功击杀,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他的大部分击杀都是使用步枪自带的机械瞄具。只要他出现在战场上,他的战友便会斗志昂扬,而纳粹则会闻风丧胆,后者称他为“西伯利亚萨满”。

       诺莫科诺夫采用别具一格的非科班战术,结合他娴熟的技术和意志力,让击杀变得异常高效。他采用埃文克人的传统,在进入战斗前身着绳索和兽皮以及一些护身符来,这也是他的敌人称他为萨满的原因。此外,诺莫科诺夫还在自己的位置周围战术性地摆上一些镜子,用镜子的反光来引诱纳粹狙击手射击从而暴露他们的位置。

       当然,这位狙击手并非毫发无伤。在他服役期间,他总共受过8次伤,被炮击过两次,但每次受伤恢复后都迅速赶往前线。他的能力和毅力为他在战争期间赢得无数奖章,他的战友称他为“鹰眼”。他的荣誉包括一次红旗勋章,两次红星勋章,一次列宁勋章,列宁勋章仅次于苏联英雄奖章。

Pipe God of War: The Story of Semyon Danilovich Nomokonov

“烟斗狙神”

       诺莫科诺夫在前线的时候,他对烟斗的喜爱几乎跟他惊人的准确度一样出名。当时的人称,他的烟斗从不离手,也从未停止过抽烟斗。在战争期间,他经常手持一支小而饱满的台球斗,同时也会用一些西伯利亚传统的黄铜烟斗。

       生于一个贫穷的北方针叶林家庭,并且从小打猎和做木匠的诺莫科诺夫并不会读写。他本应使用狙击手专用日志,但他却用自己信赖的烟斗来记录击杀,每次击杀后在斗柄上烧出一个痕迹。后来,由于斗柄上被烧满了痕迹,他不得不带一个官方的记录本。正是由于他对烟斗的爱,一些人,尤其是中国的人把他称为“烟斗狙神”。

       由于对莫辛·纳甘步枪的杰出掌握,他后来被调去指导其他前往前线的狙击手,训练出超过150名神射手。当苏联红军解放了奥斯维辛、特雷布林卡等其他十几个集中营,最终将胜利旗帜插在柏林国会大厦上后,仍然有一些战斗在进行。诺莫科诺夫被调到泛贝加尔湖前线去抵御日本人,后者当时仍然占领着满洲里、朝鲜和中国北部的大部分地区。在那里,他在记录本上增加了7个击杀数,让他的击杀总数来到了367人。

       最后,在1945年,东西方集团宣告了对希特勒、墨索里尼和昭和天皇的最终胜利。在诺莫科诺夫的记录本的最后一条记录上(很有可能是由另一位军官书写的)写道:“最后,根据确认的数据,在对苏联祖国的荣誉、自由和独立的战争中,在为了世界和平的战争中,狙击手诺莫科诺夫同志消灭了360名纳粹入侵者,在泛贝加尔湖前线中消灭了7名士兵和军官,而在那些反击和防御战中,这位同志的战绩更是数不胜数。”

战争后的生活

Pipe God of War: The Story of Semyon Danilovich Nomokonov
       退役后,诺莫科诺夫回到了西伯利亚地区生活并在苏联的一个联合农场工作,他继续做着自己的木匠活和家庭支柱。他回到家乡的时候,骑着马,身着完整制服和装备,还有自己信赖的步枪。他的退役信写道:“诺莫科诺夫同志作为战争中的特殊英雄,准许回到针叶林地区的联合农场,他将被给予一匹马,一副望远镜和编号为24638的步枪。诺莫科诺夫同志在跨越边境时不得阻拦。”

       退役后,诺莫科诺夫依然是苏联的明星,偶尔的新闻依然在持续书写他的伟绩。有时候,苏联共产党的重要领导人和卫国战争的老兵会前来跟他一起打猎。但诺莫科诺夫自己却很少谈论战争,当时也没有多少他自身经历的报道。在晚年时候,诺莫科诺夫专注于自己的家庭,为自己的孩子制作木制玩具。他的孩子后来也成为木匠,其中一个孩子雅拉继承了自己父亲的狩猎交易。

       1973年12月,诺莫科诺夫去世,去世时拥有9个孩子和49个孙子。他的孩子们都努力保存和推广自己父亲的遗产。泛贝加尔湖地区的其他居民则为诺莫科诺夫授予“俄联邦的英雄”奖章(之前为苏联英雄奖章),这是俄国公民能获得的最高荣誉。但考虑到他在保家卫国时的英勇,没有人会质疑他会获得这枚奖章。

Category:   烟斗讨论 Tagged in:   Peterson 斗客 烟斗 烟斗 畅销烟斗